欢迎访问:伊人大香蕉在线精品视频-久久re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审讯日寇夫妇

审讯日寇夫妇

一九三九年我在重庆特训班毕业,谁也想不到我还是一个语言天才,我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成为一个能用日本京都口音说话的日本女人。就在我准备出发时,戴局长给了我一个电话。要我马上来到局本部的审讯室。

  当我走进审讯室时,戴笠正在审讯室外面的观察窗口往里看,他看见我进来,向我招了招手。然后说。你来了。过来先看看。

  我走了过去,靠在他的身边,从观察孔往里望,一个男人双手高高吊在刑架上,浑身上下没有一根布丝。只有浑身上下血淋淋的伤痕,这时。一个打手正把火红烙铁烙在他的胸脯上。

  啊,他杀猪般惨叫一声,顿时昏死过去。焦臭的黑烟也从观察孔中飘散出来。

  用凉水喷醒后,这个男人费力地抬起头,微微睁开眼睛。然后头又垂了下来。

  一个打手抓住他的头发摇晃着问。

  你是怎么发信号给日本飞机轰炸重庆的。你们其他情报人员的联系方法?

  八嘎。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的。大日本皇军一定会征服你们这些支那人的。

  他妈的,这个小日本太猖狂了。你去把沈处长换出来。无论用什么方法也要打开他的嘴巴。不能让总裁再发火了。

  戴笠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对我说出了他的一番话。

  我点点头。然后走进了审讯室。

  我围着这个叫郑玉新的日本间谍转了两圈,只见他的身子都被打得血肉模糊了,就连他的尿道口也插入一根竹签,阴囊也用铁丝捆着两颗睾丸,然后吊着一个秤砣,把他的阴囊拉得长长的。但是,就是这样难以忍受的痛苦。他也挺了过来。这个小日本真是顽强啊。

  他有没有家人在重庆。我对着局本部侦缉队队长陈业普说。

  捉了他的老婆,关在女牢里。陈业普说。

  带她过来。我命令道。

  陈业普马上走了出去。等他回来时,带进来一个中年女人来,她有着一张白里透红的鹅蛋脸,细眉大眼,薄薄的嘴唇,丰满的身体隔着衣服可以看到肥大的乳房和突出的屁股,处处散发出诱人的性感。

  我抓住那个日本间谍的头发,指着这个女人说。我用的方法和他们不同。你如果识趣的就说出你知道的一切。如果。你不说。我又走到这个女人身边。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解开她的衣服上面两颗钮扣。

  不,不要。这个女人身体在不停挣扎,但是,她的两只手被两个打手紧紧捉住。只能无助的叫喊。

  混蛋。你不能动她。她什么也不知道。郑玉新在刑架上叫嚷着。

  她不知道,你知道,你知道不说出来。就会给她带来痛苦。

  说。

  郑玉新突然用日语对着这个女人说。雅子,你要挺住。我们是天皇的臣民。

  不能说出一点东西来。

  夫君。我不会说的。但是。他们要污辱我。我怎么办?

  混蛋。你不能说。我们的军队一定会打到重庆来。我们的胜利一定会来的。

  他以为我不会日语,所以非常放肆地说着话。

  好。我也知道要怎么做。

  你们扒光她的衣服。我对着几个打手说。

  不要,不要,请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这个女人惨叫着说。

  没多久,她被剥得精光。她的鹅蛋脸庞上微微渗着汗珠,两腮有点红晕,苗条的身材上挺拔着两只尖凸的大乳房,一片茂密的黑森林中露出一个阴道口。只可惜的是她的两条腿又短又粗。典形的日本女人。

  你再不说,我就让他们对你老婆动手了。

  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一个战俘,我们受到国际公约的保护。

  那你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战俘的,你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手无寸铁的百姓的。

  你们在南京杀了多少中国的战俘,奸淫了多少我们同胞姐妹。难道他们不受到国际公约的保护。难道她们就要受到你们无耻的奸淫。

  我气愤地抓住他的头发,摇晃着骂到。

  我不说,死也不说。帝国军人永远也不会屈服的。

  动手。

  两个打手把雅子双手反吊起来。

  啊!雅子感到自己的双臂被有力向后向上拉起,肩膀立刻感到强烈的拉扯,疼痛使她忍不住尖叫着。身体向前倾去!两个打手残忍地向上拉着绳子,直到雅子的双臂已经被向后高高地举起到了极限!他们看到尖叫反抗着的雅子上身已经朝前倾斜成了几乎是六十度,才将绳子固定在柱子上。

  你大概很少、或者还沒有被男人从后面干过把?!我想你一定很希望一根尺寸惊人的大家伙插进你那下贱的屁股里!因为我也要你们这些鬼子,尝尝被强奸的滋味。我的眼睛紧盯着女人被绳索绑着的头发,而不得不抬起的脸,然后残忍地说着。

  说。不说就动手。我抓住了雅子由于身体前倾而沉重地坠在胸前的一双滚圆的大乳房问道!

  一个打手站在雅子的背后,贪婪地盯着雅子那由于身体前倾而高高撅起的雪白滚圆的臀部。用手在两个结实鲜嫩的肉团上胡摸乱捏。

  你这个魔鬼,千刀万剐的臭女人,有本事就杀了我!雅子恶毒地叫喊着。

  小鬼子,你听着,这就是你们强奸污辱了中国许许多多的妇女的报应,说出你们的谍报网的人员。你老婆就不用吃苦头了。

  混蛋,婊子养的臭婆娘。我不会放过你的。郑玉新疯狂地挣扎叫骂。

  哦。你的雅子已经快要受不了了。我也伸出手去摸雅子,根本就不去管郑玉新的叫骂。

  那个打手此刻的眼睛里只剩下面前屈辱的雅子那肥美的臀部和肉缝中好像婴儿的嘴唇一样微微开启的肉洞。她说的话一点也没听进去,雅子那迷人的身体使他又感到了那种兽性的冲动。他狞笑着解开裤子,掏出了那根无数次强暴女人的大阳具。

  杂种,放开我。她感觉到自己的臀部被粗暴地扒开。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屈辱使雅子痛苦地鸣咽起来。

  等等。你。在使用这个日本母狗那肮净她,要讲卫生。知道吗?我换了一副嘴脸凶神恶煞地说道。

  不……不要……“雅子徒劳地扭动着。她知道这些残忍的军统打手不会放过自己的,但还是忍不住衷求起来。

  哼哼,这就是你和我们作对的下场。你还等什么?打手立刻一手按住被绳子捆绑的雅子赤裸的臀部,另一只手扶着他早已经可怕地膨胀起来的阳具。对准雅子那紧密窄小的阴道狠狠插了进去。

  啊,雅子立刻发出一阵长长的惨叫。她感到一根火热坚硬粗大无比的东西重重插入自己的臀部里。火辣辣的撕裂的刺痛。使她瞬间失去了抵抗的意志。放声大哭起来。

  “不!!求求你!啊……不要!!不、不!!”雅子失去控制地号哭着。凄惨地摇摆着雪白的臀部挣扎起来。她感到这个打手那可怕的阳具完全插入了自己的臀部里。那种难以形容的涨痛使她几乎要发疯了。

  啊,谭小姐,这个小日本女人的屁眼真够紧。好舒服啊。打手用手按住雅子抖动着的湿润的臀部,将他的阳具在雅子紧凑的肉洞里一插到底。他充分享受着这个成熟女人那处女的肛门里的紧密和温暖。而且看到几丝鲜血顺着撕裂的肉洞慢慢地流淌出来。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雅子那写满痛苦屈辱的俏脸。听着被粗暴强奸的雅子嘴里发出的凄惨的号哭衷求,感到舒服极了。你,用力地干这个日本婆娘。打手立刻抱住雅子挣扎扭动着的臀部,在她紧密的直肠里粗暴而用力地快速抽插起来。

  啊,啊,啊!!停下来!不要……。鸣鸣……打手狂暴而沉重的抽插使雅子感到一阵阵晕眩。那火辣辣的疼痛使她无法再忍受。她撤底放弃了最后一点抵抗的念头,赤裸着的身体随着打手奸淫抽插的节奏颤动抽搐着,放声痛哭衷叫起来。

  好一个小日本娘们,插烂你的大屁股,打手语无伦次地吼叫着。抱住雅子滚圆白花花的臀部奋力抽插着。他的身体撞击着雅子湿淋淋的臀部,发出阵阵几乎令雅子羞耻得昏死过去的啪啪声绑在雅子头发上的绳子使她不得不高高地昂起痛苦羞耻的脸蛋。嘴里不停地号哭惨叫着。沉重地坠在胸前的两个大乳房随着背后奸淫上下摇晃着。她背后的打手已经换了一个又一个,这些打手们尽情奸淫着雅子。

  我残忍地欣赏着雅子遭到无情奸淫惨状,随着她渐渐嘶哑的哭叫豪哭。觉得有一种非常兴奋的满足。

  小日本婊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揪着雅子凌乱的头发,将她的脸对着自己问道,你说,有没有人来找过你老公。说。他是谁,住在哪里?我恶狠狠盯着雅子满脸鼻涕眼泪,显得既狼狈又憔悴的脸蛋。

  我,哦………我,啊……不,我,哦,我不知道……背后还有打手在雅子的臀部里狂插狂抽着,使得她不停地呻吟喘息着,艰难地说道。

  我见到雅子虽然被轮奸糟蹋得气息奄奄,虚弱得撤底没有了反抗能力。但意志上仍未屈服。不禁又恨又兴奋。

  哼,小日本,看来你还是没吃够苦头。

  老孙。拿钢针来。我要对付这个不听话的日本婊子。

  是。老孙兴奋地走开。很快拿来十多根钢针。我接过闪闪发光的钢针。然后伸手捏住了雅子胸前裸露着的一个大乳房上肿胀的乳头。拉扯着将那那嫩红粗大的乳头拉长,然后突然用钢针插入了雅子那个乳头中间。

  啊!!不,住手!不,不,被迫高高扬着头的雅子,立刻叫出一阵悲惨无比的惨叫。几滴血珠已经从她的乳头上渗了出来。

  我残忍地笑着,用同样的方法将钢针又刺入了雅子另一个乳头。然后又插入第二根和第三根钢针。

  “啊!!不、住手!!不、不!!!”雅子的两个乳头都插着几根钢针。牵动着她的丰满的双乳颤抖晃动。她感觉到的乳头一阵阵刺心的剧痛从双乳传来,痛得雅子大声惨叫不已。不顾正在遭到奸淫的羞耻而疯狂地扭动着赤裸的身体挣扎哭喊。

  “不要!!住手啊……求求你……”雅子感觉自己的乳头好像已经被割掉似的。那种疼痛令雅子再也无法忍受。她赤裸着丰满肉体拼命地朝前挺着。痛哭流涕地乞求起来。

  我见雅子已经痛得脸都扭曲了。被残酷奸淫着的身体不住挣扎抽搐着,冷汗混合着鼻涕糊满她充满痛苦表情的脸上,我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坚持不下去了。于是松开了手里的钢针。婊子养小日本,现在可以告诉我了。有谁来过你们家。

  你不能说,雅子。郑玉新用日语大声叫喊着。

  我用流利的日语骂到,你混蛋,你再胡说八道。我把你的阳具割下来喂狗。

  我拿着一把锋利的尖刀,捏着郑玉新软绵绵阳具,然后在阳具根上割了一下。

  啊,郑玉新尖厉地惨叫着,他的阳具根部已经被我割开了一个小口,鲜血顺着阳具往下滴。

  我用流利的日语骂到。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的阳具割掉,再生吞活剥你的老婆。

  郑玉新马上不说话了。雅子听到后。她还想作最后的抵抗。但是当她看见我从炉子里抽出一根圆圆的烙铁时,已经吓到满头冒汗了,没等我把烙铁插入她的肛门时,她已经求饶了。

  她一五一十地说出几个经常来他们家里的人。

  不用一天。我就破获了重庆最大的日谍组织。蒋总裁非常高兴,亲自给我戴上青天白日的勋章。我又一次成为党国的英雄。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被贩卖的女人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