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伊人大香蕉在线精品视频-久久re视频/这里只有精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三个人轮暴

被三个人轮暴

这已经是最后一班车,没有再坐回去的可能,我疲惫的走在路上,红肿的下体让我无法自如行走,这里的城乡结合部,想到打到的士也很困难。

我正挪动脚步,向前蹒跚行走,看见对面走来三个人影,个子不高,也不算魁梧,但从姿势判断应该是三个男孩。我紧张的心里慢慢又放松了下来。

但等到三个男孩子走到我身前却突然停了下来。

「姐姐?这么晚了自己啊?」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传来,听声音应该还未成年的样子。

「走开!小小年纪不学好......」我并没有理会他们,想绕开他们走开。

「嘿!?还挺有个性」那个男孩伸手拦住了我的去路。

「走开,小孩子大晚上还不回家,小心你妈打你......」我开始紧张起来,看着眼前的三个孩子并不怕我的严肃态度,而且眼睛一直盯着我的胸口和大腿。

「吼吼,我可不是小孩子了,有点地方可大了呢,哈哈哈......」男孩的笑容十分猖狂,剩下的两个也起哄,笑了起来。

「你们在不走,我喊人了啊」我正是警告了他们,但我的心里更加恐惧,一种不好的预感慢慢逼近。

「喊吧,我听着呢,一会我会让你喊的更动听......啊哈哈哈」男孩丝毫没有畏惧。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知道你们这样是在犯罪吗?」我开始慢慢后退,知道自己可能逃不掉了,手心里也微微渗出了细汗。

「不知道,不如姐姐告诉我们,我们是怎么犯罪的,好吗?」男孩的眼睛里射出极为邪恶的光芒。

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如今的处境,除了逃,根本没有别的办法。我转身就跑,但我刚一发力,就感觉双腿一软,一下摔倒在地上了。

「哈哈哈哈,我的好姐姐,你就别跑了,你还能跑过我们哥仨?我们今晚会让你舒服的......」领头的男孩上前摸到了我的大腿。

「住手!」我带着哭腔,不知是在抗争,还是在求饶。

「我操,姐,你连内裤都不穿??」男孩惊愕的看着我,而他的手已经在我的裙子里了,一只稚嫩的手,正抓在我的臀肉上。

「我......我没有......」我想解释自己的内裤被人夺走了,自己才不是不穿内裤就出门的淫荡女人,但自己又怎么能说出口,即使说出来,只怕会更加激发男孩对自己侵犯的欲望。

「你们两还傻看什么,过来帮忙啊」男孩指挥着他的同伴,一起将我抬起,快步走向了远离路边的小树林。

我突然感觉眼前一暗,一根又粗又长大肉棒挺立在我的眼前,我一抬头,看到阿光正骑坐在我的面前,然后抓住我的头发,就将他的阴茎往我脸上戳,硕大的龟头一会戳到我的鼻子,一会戳到我脸蛋,龟头马眼分泌的粘液弄了我一脸

疲惫的我如何挣扎都没有多大作用,我哭喊着,求救着,但空旷的野外听不到任何汽车和人声,只有我无助的求救和哭喊,我看着月亮在树梢匆匆掠过,他们三人将我抬了很远,直到我都看不到路边的街灯,才气喘吁吁的将我放下。

「妈的,美女也这么沉啊」领头的男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叫嚷着。

我被重重的仍在了地上,感觉身体的五脏都震得发疼,我翻身看着周围黑漆漆的树林,知道自己又一次陷入了困境。

「大哥,那里有个长椅!!」跟班的男孩指了指不远处的长椅。

「来,搭把手,把这女的弄那上面去。」

三个人又将我抬到了长椅上,借着月光,他们围着我仔细端详着,脸上露出的惊喜。

「我操,老大,这女的真......真漂亮!」一个跟班的男孩激动的有些结巴。

「我也是头一次遇上这么美的货色」另一个猛咽了一口唾沫,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

「怎么样,今天大哥,就带你开开荤,给我扒光了!」领头的男孩一声令下,两个跟班的男孩上手就开始脱我的衣服,因为我原本也没穿很多,所以瞬间就被剥了个精光。

我白皙的胴体在月光下更为撩人,婀娜的曲线根本不是他们这些男孩子能想象的,两腿间的阴毛仍然湿湿的沾在一起。

「我操!」一个跟班的忍不住诱惑,上来就要扑向我的身体,结果被领头的男孩一脚踹走。

「操你妈的,我还没动呢,你是不是想死啊?」领头的男孩一下急了,破口大骂起来。

「老大,老大,我错了,我错了......」被踹到的男孩立刻起身,连连鞠躬道歉。

「姐姐?弟弟这辈子第一次遇上你这样的美女,哈哈哈,让弟弟好好爽爽?」领头的男孩说着,搓着手,来到自己身前,伸手握住自己丰满的乳房,开始抚摸着。

「哎呀,住手,你这是在犯罪,如果被发现了会被重判的,趁现在住手,我不会报警的,我就当没发生过」面对不经事孩子,我希望自己的话他们可以深重考虑下。

「我说姐姐,就当了这份儿了,你还报警不报警的,干什么啊?我不妨告诉你,我也不是第一次打野炮了,我们每次完事都会给女的拍裸照,她们就不会报警。我想你也不会报警吧」男孩的眼里丝毫看不出畏惧,只有收获猎物的喜悦和兴奋。

「我......」我没能说服男孩,反被男孩的话吓到了,脑海里想如果真的被拍裸照,自己是否真的有勇气去报警呢?

「好了,姐姐,弟弟要开始喽」不是何时领头的男孩已经脱光的下身,一根长长的阴茎挺立在胯下,虽然不是很粗,但是那个长度也不是他这个年龄该拥有的。

我被男孩掰开了双腿,我看着他握住阴茎,对准了我的穴口,一挺身,我就感觉到了男孩的阴茎,滋的一下插入了我的阴道。

「哦!」我控制不住叫出了声。

「我操,姐,你这屄是不是刚被操过啊,好滑啊......」男孩舒爽的闭上了眼睛,睁开眼睛又戏谑的看着我。

男孩将我的双腿扛在肩上,下身拼命的抽插着我的阴道,我看着自己的双乳剧烈的摇晃着,我将头扭向一侧,躲开男孩得意的笑容,那笑容像是孩子得逞后,家长又不能奈何他们一样。

我侧头却看到了剩下的两个男孩也脱掉了裤子,一根根挺立的肉棒像是在等待检阅的士兵,翘首以待。一个男孩的阴茎要细小一些,但也突兀的挺立着。另一个男孩无论长度或是粗度都比身上的领头男孩要夸张。

身上的男孩没插十几下,我就感到他的阴茎在我身体里跳动了起来。喷薄而出的精液比车上的中年男人更为有力。

「额!」男孩一声低沈的呻吟完成了在我身体里的射精。

「我操,干起来果然比看着更爽,阿成,到你了......」男孩抽出他的阴茎,用手指捏着,甩了甩沾在龟头上的精液。

「来了,来了......」那个阴茎细小的男孩屁颠屁颠的跑到我身下,看着我的穴口微微张开,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流出,下体的阴茎又胀大了一些。

我没有收拢自己的的双腿,依然保持着张开,我知道他们三人不逐个操干过自己,是不会完事的。

「姐姐,你真的好美,我们操过小女生,但还是头一次遇上你这么成熟性感的,让我干一下吧」这个被叫做阿成的男孩立刻将自己细小的阴茎塞入了我的阴道。

我只感觉到男孩温热的腹部贴紧了我的私处,阴道里却似有似无的感觉到一条小肉虫在钻来钻去。没有了恼人的钻顶,我的身体得到了暂时休息,但男孩却趴在我的身上,张口含住我的乳房,超强的吸允让我的乳头这阵作痛,难道这个被叫做阿成的男孩还没忌奶吗?为何他像要非吸出我的奶水不可的样子。

远离了长长阴茎的钻顶,本想偷得休息,但没想自己的乳头却遭了秧,强力的吸允让我感觉乳头阵阵跳痛,仿佛都要被吸得与乳房分离一般。

「阿成,你是操逼呢?还是吃奶呢?」一边领头的男孩抽着烟,向身边啐了一口唾沫,向我这边嚷嚷着。

「你管我?」男孩终于放开了我的乳头,回头没好气的回应着。

我看向自己的乳房,被吸允的一侧乳头明显比另一侧要大了一圈,红润的像是一颗樱桃,极度的充血让乳肉鲜红无比,而且乳房被唾液弄的水亮异常。

『阿成』说完,又低头含住了自己的另一只乳房,又是拼命的吸吮和啃咬,我天哪,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啊......

「姐,来亲一个」阿成把我的双乳都弄的通红水润后,便低头开始寻找我的朱唇,我自然避无可避,直接被男孩吻了个结实。

男孩的吻技虽然生疏一些,但青春悸动的舌头,一样剧烈而贪婪。性爱是人类生存的本能,男孩没吻多久,就似乎掌握了技巧,在我的舌头和口腔中搅拌纠缠着。

我感觉到自己阴道里一股股的热流注入,但却发现身上的男孩没有停止时有时无的抽插,虽然我没感觉到他阴茎的跳动,但我知道他已经将精液射入我的阴道。至于为何依然假装抽插着自己,可能是不想离开自己丰满窈窕的身体吧。

我并没有拒绝或拆穿他,而是继续张开双腿,迎合着他假意的抽插,身体的每一处肌肤都被他抚摸着,亲吻,越来越熟练的亲吻,好像是自己在引导这个未成熟的男孩。

「阿成,你快点啊,我都等不及了。」旁边那个又粗又长的男孩焦急的看着我们亲吻操干。

「你急什么,我还没射呢」阿成忙里偷闲甩出一句给阿光。

但眼尖的领头男孩看到了阿成和我的私处间有些异常,终于在一次阿成抽离自己阴茎幅度过大时,被他们的老大发现了委缩的阴茎。

「操,阿成,赶紧滚下来,你那鸡巴都软了还赖着不走......」他们老大将烟头一甩,要上脚踹阿成下来。

阿成看着老大上来要用脚踹自己,一个翻身,骨碌一下就滚下了我的身体,跪在地上嘻嘻笑着。

「你个贱阿成,自己鸡巴都变成蔫茄子了,还不让我来。」最后一个是阿光,我看着他又粗又长的阴茎,吸了一口凉气。

「姐,我比大哥的要大......」男孩贴在我的耳边小声说着,就是他急着要上自己,被大哥一脚踹了下去,现在终于正式轮到自己,得意之情尽显在脸上。

不用他说,我也一样发现了。看来他也怕那个领头的男孩找他晦气,就小声和自己炫耀了一下。他爬上我的身体,一手握住那令我有些畏惧的阴茎,对准我的穴口,挺腰插入。

「啊!」我预料到这个男孩的插入,会比刚才两个孩子要敏感一些,但实际的扩张和摩擦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不争气的叫出来声。

「哦吼吼......姐,你是声音真好听......」阿光在感受到阴道紧紧的包裹同时,也意外我的反应如此撩人。

「是啊,是啊」另外两个男孩好像也受到了什么启发一样,感觉刚才似乎并没有体会到快感,要跃跃欲试的像阿光一样,让我痛苦才行。

阿光抱着我的大腿,卖力的抽插起来,粗大的阴茎野蛮的贯入我的阴道,扩张着肉壁,撞击着宫口,没一会我就被阿光搞的迷迷糊糊的。

「嗯......嗯......啊......啊......啊......啊......」喉咙里的呻吟声也渐渐变大了。

「还是阿光你行啊,竟然把姐操出感觉了......」领头的男孩一手撸着自己的阴茎,一边兴奋的看着我被操的娇喘的样子。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我知道自己这样的表现会极大的激起男孩的性欲,但自己就是无法抑制喉咙里发出的声音。

阿光的阴茎不但粗大,而且持久力也很夸张,操了我接近百下,也不见他有射精的迹象。我渐渐被男孩搞得细汗淋漓,张开的双腿盘在了他的后腰。

「姐,还是我操你,操的舒服,是吧」阿光得意的在我身上来回撞击着,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一只乳房,开始揉捏着。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感觉一根火辣的肉棍在我阴道里来回摩擦着,原本静息的阴道又变得敏感起来。

「阿光,怎么样?」阿成看着我被操的娇喘连连,耐不住性子想从阿光那里得到些经验和指导。

「太爽了,姐这肉屄可会夹人了,爽死我了......哦......」阿光还夸张的呻吟起来。

「你净瞎编,我又不是没操过,没你说的那么夸张......」阿成不甘心阿光有这样爽的体会。

「就你那鸡巴,跟手指似得,就算姐想夹你,你感觉的到吗?」阿光边说着话,边用他引以为傲的大鸡巴戳着我的阴道。

「嗯......阿光......嗯......嗯......你轻点......嗯......嗯......」我实在无法忍受如种马般阿光的抽插,阴茎的硬度简直如木似铁,戳到阴道深处隐隐作痛。

「叫你姐,就给你脸啦?阿光也是你叫的?叫阿光!......操死你这骚货......」阿光一下反被我激怒了,下身的抽插更加的疼痛起来。

「阿光轻点......嗯嗯嗯......阿光轻点......啊啊啊啊......疼。啊......疼啊......」我顾不上羞耻,大声求饶。

「哈哈,这骚货真是极品,你阿光我不狠狠操你,怎么能让你记住谁是真男人呢」阿光分明就是要玩弄我,我毫无羞耻的叫了阿光,但仍然逃脱不了,被狠狠的操干。

「啊啊啊啊啊......疼......真的疼......啊啊啊......别再插了......啊啊啊啊」我感觉自己的下身要被冲中间劈成了两半,那根粗壮的阴茎正一点点将我的身体,从阴道处破开。

「骚姐,我射了,你坚持一下」阿光的声音有些艰难,阴茎抽插的速度再次加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哭喊和浪叫已经连成了长音,在寂静的野外听着及诡异又淫荡。

「我操!额......」阿光终于一声低吼,停止了他猛烈的抽插,粗硬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狂抖不止,一股股烫精尽数注入了我的子宫。

「阿光,你爽完了快走,我再来一发」领头的男孩推搡着阿光,阿光依依不舍的将阴茎从我的阴道里抽出,满脸不乐意的站在一边。

「姐姐,咱们换个姿势」男孩老大,拉着我的脚踝就向下用力,我下半身就被拉到长椅下,然后他将我转过身,让我上身趴在长椅上,膝盖跪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

「阿成,把你的高端货给我拿一个」男孩老大向阿成挥了挥手,像是在等待他递过来什么东西。

「老大,给你这个,保证你操的骚姐嗷嗷叫,哈哈哈」阿成伸手递给男孩老大一个小包装。

我看到似乎是一个避孕套,我很疑惑,刚刚他们第一次都内射了自己,这会怎么又开始用套子了?当我疑惑的时候,我看到男孩老大,撕开了包装,熟练的将套子套在了自己长长的阴茎上,我此时才发现那不是普通的避孕套,套子的外周布满了尖刺,最为夸张的是末端还特意制作了多个尖锐的刺。

「别,别这样对我,不要带那个,我求你了......呜呜......老大......大哥......不要啊......」我惊恐的看着她布满尖刺的阴茎一点点逼近我的臀后,摇头求饶,已是满脸泪水。

「我的好姐姐,你让阿光爽了,怎么就不让我爽啊,我也会让你叫的,你的声音真是太好听了」男孩老大一手按住我的臀部,一手扶着阴茎对准我的穴口,用力挺腰。

「啊!」我撕心裂肺的喊出了一声,我清晰的感觉到那不是男人的阴茎,更像是一根长满了刺的黄瓜,干涩尖锐的胶刺扎着我阴道的内壁,阵阵剧痛让我身体不停抽搐。

「唔,阿光,你把骚姐操的好热啊,我要是不带套子,恐怕会烫坏我鸡巴呢,哈哈哈哈哈......」男孩与同伴打趣说笑着。

我却疼痛的大汗淋漓,双臀间正插着一根布满胶刺的肉棒,阴茎的推入变得更加清晰真切,第一排刺,第二排,第三排......直到我的宫口被一群细小的断刺扎着,顶着,我才意识到男孩插入了他全部的长度。

「骚姐,怎么样,这次比刚才刺激了吧」男孩老大贴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吹着风。

「呜呜呜......」我只有哭声,我知道怎么样的哀求都不会得到应允,他们才不会理会我的死活。

「骚姐,那我开动喽」男孩的声音是那么的恐怖,像是敲响了末日的丧钟。

「求你了,别太......啊......啊......啊......啊......啊......」我刚要求他别太用力,就感觉到了臀后大力的抽插,层层的胶刺强烈的刺激着我的内肉,如果不是有刚刚阿光射出的精液,作为润滑,我想我会像处女一样流血不止。

「再叫的大声些!」男孩较快了抽插,恶狠狠的将布满尖刺的阴茎送入我的阴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叫的更大声了,因为疼痛远比我的意志强大。

男孩老大趴在我的后背上,蠕动着身体,抽插着我的阴道,因为有了套子的隔绝,他龟头在阴道里获得快感就更晚了一些,这让他的抽插变得更持久,我也就会承受更多的痛苦。

我正趴在长椅上,臀后被男孩老大操干着,我突然感觉眼前一暗,一根又粗又长大肉棒挺立在我的眼前,我一抬头,看到阿光正骑坐在我的面前,然后抓住我的头发,就将他的阴茎往我脸上戳,硕大的龟头一会戳到我的鼻子,一会戳到我脸蛋,龟头马眼分泌的粘液弄了我一脸。

「骚姐,来,张嘴,给你阿光吃一口。」阿光两只夹着阴茎,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我一扭头,不肯配合。但阿光却似乎信心满满,知道我一定会就范。

「骚姐,你要是不肯,我一会也带着老大的套子干你,你怕不怕?」阿光忍着笑,低头向我说着。

「不要!」我一下就被吓到了,心想,那样粗大的阴茎已经让自己很难承受了,如果再加上层层胶刺,自己的阴道真的要被搞坏了。

「我知道骚姐对我好,来吧,张嘴,让我尝下新鲜的。」阿光在我眼前摆弄着大肉棒。

我只好抬起头,艰难的张开自己的小口。准备迎接阿光的硕大的龟头进入口腔。还没等我把嘴长大,阿光的龟头就顶住了我的牙齿,一股猛劲便蛮横的插入了我的口腔

「唔......」我的嘴立刻被粗大的阴茎堵住了,连臀后的猛烈抽插也不能让我再次浪叫起来。

阿光的龟头重重的插入我的喉咙,挤压到舌根,让我不断干呕,口腔和鼻息中都带着一股浓重的尿骚味。

「唔,真......爽......老大,一会你也试试这个,太过瘾了......唔......哦......」阿光舒爽的哼哼唧唧的。

「好,等我干完这发,咱们两个换换......」男孩老大搂着我的细腰,下腹不停的撞击着我的双臀,啪啪的声音在树林里回荡。

难道自己要为这三个男孩依次口交吗?天哪,什么时候能结束,快点结束吧,我受不了了。

「操,你是死人吗?舌头不会动动啊」阿光揪住我的头发用力拉扯。

「唔......唔......」我感到了头皮撕裂般的疼痛,可嘴里却无法表达,只能唔唔做声,我完全成为了他们的奴隶,丝毫不敢反抗,我努力活动着舌头,划着圈舔着口中硕大的龟头。

「哦!对!骚姐真是聪明......哦......对......就是这样......哦......」阿光满意的松开了我的头发,专心感受着我的服务。

男孩老大和阿光一前一后夹着我,两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臀后的抽插加快了速度,口中的阴茎也开始快速的移动着,没一会,两人几乎同时一声低吼。

我感觉到阴道里和口腔里的阴茎跳动起来,这两处同时被男孩们射入了精液。阴道有着套子的隔绝,热量的体验没有刚刚那么强烈,但口腔中的射精是我人生第一次体验。

口腔中射出的股股精液,浓稠的像酸奶,味道像是苦杏仁露,这就是男人精液的味道吗?不知道自己男友的精液是否也是这样?

在阿光抽出阴茎,我剧烈的咳嗽干呕着,口中大量的精液胡乱的被喷出。弄得我的嘴边和胸口都是精液。

之后他们三个为了谁操我的阴道,谁操我的嘴而争吵,在我晕晕沉沉的状态下,他们又干了我多少次,我都记不清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强暴火车少女 下一篇:被三人轮奸的可心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